狗万取现秒结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外工作
崔永元:只想听到监管部门说“转基因存争议”
来源:  时间:2014-10-13

崔永元:只想听到监管部门说“转基因存争议”

“只要承认转基因食品存在争议,民众就可以自己做出选择吃还是不吃转基因食品。现在的问题是,监管部门和科学界对转基因食品和粮种是否存在争议不表态,并以该类信息涉及‘商业机密’而不愿意公布,其结果造成公众对自己所吃的食品是否含转基因一无所知。”全国政协委员崔永元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就是自己为什么将转基因调查进行到底的原因。

6个月,自费100多万元,赴美国调查转基因研究推广情况。崔永远对记者说,这将是一场持续的战斗。两会结束后,他将赴欧洲开展为期一年的调查,预计花费七八百万元。“在安全性还有争议的情况下,普通人应该有权利选择吃或不吃转基因食品。我反对的是还在争议过程中就把它商业化了。”

自去年9月公开与方舟子对质后,崔永元一直在为转基因而战。作为全国政协无党派界的委员,崔永元表示这次两会有“备”而来。2日,在驻地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出示了大量资料,其中包括国内某些省份种植转基因作物的情况。

崔永元不是“反转派”

目前国内对转基因的态度基本分两类,一类支持在食品和植物、粮种方面搞转基因,被称为“挺转派”,而另一类反对在食品和植物、粮种上搞转基因,被称为“反转派”。

崔永元自去年以来,一直被社会贴上了“反转派”标签。而事实上,崔永元并非“反转派”。

崔永元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之所以参与对转基因讨论完全无关于“挺转”还是“反转”,而是基于对一个基本科学常理的探求。他说,转基因作为一个新的科学,它的出现和任何科学一样,都会引来大家讨论。讨论原来是个好事,真理总是越辩越明,转基因用在食品和粮种,或者其他植物上到底有没有风险,这毕竟与民众自身利益休戚相关,那么只要生活在这个社会,每个人都有权利对此提出质疑,哪怕这个质疑是不科学和不专业的。

“但是一个违反科学常理的情况是,在国内凡是提出对转基因风险质疑或反对的,或被所谓权威人士说成是外行、无知,或被冠以‘背后肯定有利益集团支持’、或是‘拿了别人钱替人说话的’。”崔永元说,只要有一点哲学思维和逻辑思维的人都会反过来对这种违反科学常理的“乱扣帽子”提出质疑:那支持转基因的人里,有没有拿钱的?是不是也属于某些既得利益集团?

两个小时的采访中,崔永元自始至终认为,凭自己的知识结构,不可能给转基因问题下任何结论,而且国内外科学界对此都存在争议,但国内有关监管部门和某些所谓的“挺转派”始终不承认转基因技术用在食品和粮种及其他植物上存在风险争议。

正是因为上述两个因素,作为一个新闻人,他毅然决然地自己掏钱去美国做多方面采访。“这样做的目的只是想呈现给国内外民众一个事实———对转基因食品、粮种等,科学界存在争议,而并不是要证明转基因食品等就一定对人体有害。”

说崔永元不是“反转派”,主要是因为,崔永元始终支持有关部门和科学界对转基因技术进行研究,而他反对的是,在没有证明转基因技术用在食品、粮种和其他植物上无风险,或者国家没有制定一个有效标准之前,不应该去生产含转基因的食品、粮种和其他生物。“然而,据我们获得的信息是,目前全国有25个省区已经在量产转基因粮种,种植面积或为世界第一,这远远超出监管部门公布的数据。”崔永元表示。

最早知道转基因是通过袁隆平

31,多家门户网站播出了崔永元赴美国拍摄的转基因纪录片。“为了赶时间,这个纪录片做得有些粗糙了。我们长达40小时的素材,全翻译出来了,并经过专家校对,228晚上赶出来送给各家媒体。”在谈到什么时候会终结“转基因论战”,崔永元还有些不好意思,“我现在对转基因还是半懂不懂,但基本原则知道了一些。如果有一天老百姓都认识了转基因,我的工作也可以停止了。”

同为无党派界别的政协委员,有些人或许希望看到崔永元与袁隆平在会上就转基因的对话。但本报记者从大会报到处了解到,袁隆平请假未来。在崔永元口中,他和袁隆平非常熟悉,见面的机会很多,“我最早知道转基因还是通过袁隆平先生。当时我们在上海,别人提起来这个话题,我那时也不太关心,就听袁先生讲。他讲的大概意思是什么基因都可以转,但大部分都是没用的,科学家要做的就是把有用的找出来。”

如果没有在网络上跟方舟子的口水战,崔永元说自己也不会“掺和”到转基因上来。“这几个月,我见了一二十位科学家,每个人都用最通俗的方式给我讲解了转基因。当然这里有支持的,也有不支持的。”

多数美国人并不知道转基因

对于国内民众对转基因的关注,总有人拿美国来举例,他们总会说“美国人也吃转基因食品。”

不过,在美国采访时,崔永元最大的感触是,大多数美国人并不知道转基因。“我每到一个城市都要租车,知道我的来意后,司机都问我,转基因是什么?我的5个当地翻译中,也只有1个听说过。”崔永元团队制作的纪录片在网络上播出后,接到远在美国、澳大利亚和丹麦等国朋友们电话,都说对转基因有了新的认识。

“美国教授唐·胡伯在有病的转基因大豆里发现了不明病原体,这东西肯定是致病的,但是个孤证。在美国有很多科学家质疑它的存在性,争论了好多年。而中国质监总局检测出转基因大豆里有不明蛋白质,还没研究出致病性,但寄给胡伯后,他认为这两个东西应该是一样的。我觉得不管是不明病原体还是不明蛋白质,都应该马上停止。因为都不确定这是什么东西,还敢让人吃?这是最简单的道理。”

按世卫组织和世界粮农组织的规定,转基因食品进入一国市场前,要进行最严格的风险评估和分类分析,但依照崔永元的说法,农业部并没有这样做,而是采用了美国商业公司提供的数据,并称这是商业机密。“我觉得在这件事上农业部失职了,我们每天吃的东西你说是商业机密?”

“只要含转基因成分,就应该标明。因为不只酱油、酱豆腐,我们喝的豆浆里、吃的糕点里都可能有。这一点欧盟、日本都做到了,但中国没有。”不过崔永元透露,他最近去北京一家超市,发现有些食品生产厂家已经对转基因含量有所注明了。

一次,崔永元听说出口欧盟的某米粉由于含转基因成分,有180多批次都被退回来了后,又着急了。“退回来的到哪去了,是销毁了,还是在国内市场上消化了?如果监管部门不当回事,消费者的知情权是没有用的。转基因食品,是不是应该标明,或者设专柜?而且标注要细化到原料上。”

只是因为“轴”

两会后,崔永远决定到法国、西班牙和德国三个欧洲国家继续调查。为什么选择这三个国家,他有他的考虑。“西班牙是种植转基因作物比较多的,而法国和德国则是比较抵抗的,德国是零转基因食品国家。这些国家科技都相当发达,我希望能请教到他们的主管部门和科学家们,问问零转基因的依据是什么?是贸易的敏感度还是从国民健康的角度考虑。”

去年在国内,崔永元也围绕转基因作物的种植和生产情况进行了田野调查。“我大概去了五六个省,手上掌握了一些数据,但我觉得要做实了,得到今年年底。”

即将踏上欧洲,也是自费。“我已经花了100万了,接下来怎么着也得花七八百万吧,现在有点儿十万火急,希望让公众更快知道就行,官方回不回应都无所谓。如果老百姓都明白了,不用我花这么大力气了,我就改成旅游加采访。”

自从开通微博后,崔永元凌晨发微博的习惯引起了网友们的关心。他表示,自己身体一直不算好,但也不坏,如果不吃安眠药,通宵都难入睡。

“只是因为我‘轴’。”崔永元坦言,开始调查转基因后,我做这些只想得到有关监管部门和科学界承认转基因技术有争议,这样民众就可以自行选择是否要吃有争议的转基因食品了,不要像现在这样,吃了都不知道。

Copy right 2014 www.gxtzb.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珙县统一战线工作部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珙县县委统一战线工作部
联系电话:0831-4039499 E-mail:308828278@qq.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蜀ICP备14021689号-1